「Daily」五彩斑斓的 OI

| | 0 | 总字数 5.4k | 期望阅读时间 18 min
  1. 1. 五彩斑斓的OI
    1. 1.1. 杂记
    2. 1.2. 五彩斑斓的 OI
    3. 1.3. 人 & 人
    4. 1.4. 后记

五彩斑斓的OI

仅此献给那段时光。

听 mgt 说,火车上特别适合写些东西,然而我又没什么可以写的,想来想去,还是补完去年十二月就停笔的 OI 记吧。

事后再回忆,很多事情往往会变得更精彩。对于 OI 也同样,自从去年十二月被坑掉 WC 名额,我就一直在逃避有关 OI 的话题。我在 OI 方面是一个失败者,在高潮还未开始时就已戛然停止。看着 HH 和 swk 参加 NOI,心里其实蛮不是滋味。然而,是时候写一篇 OI 记了,已经快一年了,我有写一篇 OI 记的必要了,如果事后留下的仅仅是精彩的回忆,那 OI 的滋味岂不少了一份丰富。

之前我是写过一段有关 OI 期间的回忆的,但是由于时间有些久远,更重要的是,我在写那篇文章时,OI 期间最精彩的日子还没到来。

仅此献给我的 OI 时光。

距离上次进入 OI 教室也只有一周的时间,但是那些人已经开始陌生起来。他们开始进行省选培训,而我仅仅是在补课期间进去自习而已,不仅仅是羡慕他们能再翘掉半年的文化课时间,更是对自己 OI 生涯短暂的扼腕叹息。

我在 USAC 游记中也提到过,我 OI 生涯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出省进行大型的比赛,没能在 APIO 和 HH、ioa、青蛙子、q姐面基。因为身在强校,我一直窝在学校里享受优质的教学资源,于是,每天早晨开始的考试,下午的评奖,晚上短短的摸鱼时间变成了我的日常,从开始集训到集训结束,虽然我吃的很多,体重依然减了 10 斤以上。

杂记

我给雷哥,CBR打了招呼,然后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我的座位在最后一排,从左向右数第四个,当然,我不是因为想要摸鱼才选择最后一排的,只是因为觉得那个位置很清净,还不用承受冷到爆炸的空调的洗礼。

教室的里的空调一直是一个传说,去年暑假,哪怕是最热的时候,教室里的温度也不超过 25 度,所以我进教室通常会披一件皮肤衣。

谈到摸鱼,有段时间,每天晚上我会给自己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看漫画,有一次被老师看到,吓得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还有一次,L 同学去吃饭了,忘记关他的摸鱼界面,我给他拍下来发给他,说我不帮他关,让他自己回教室关。教室背后的窗帘永远是拉上的,因为玻璃反光,那些摸鱼的同学不仅脸上会反射着奇妙颜色的光,而当 W 老师进教室时,背后的玻璃也能把他们出卖。

整个教室,有不少人的电脑运行内存比别人多了一倍以上,而在那些特殊的电脑里,我的电脑又是最特殊的之一。现在想来都是运气好。大概是在一年前,老师给所有人的电脑换上了 win 7,因为一开始的 xp 实在是难用。换上的那一天,我在电脑上装上了网易云,VSCode 还有一些常用的软件。第二天来的时候,忽然发现我装上的东西都没有被删掉,因为电脑是安装了还原卡的。后来问 W 老师,老师说,第一次重启时不会启动还原卡。可能是因为那天塞了过多需要开机启动的东西,我的电脑成了班上开机最慢,每次早晨到校,我会按开机,然后去厕所蹲一会儿,回来后差不多该开机结束了。

xp 的电脑曾经困扰了我很久,因为 xp 实在是太难用了… 因为 xp 系统的原因,我用了大半年的 sublime text,直到装上 win 7,我才享受上 VSCode 和 Clion,Clion 的代码背景着实好看,有一段时间我用发热巫女的一张专辑背景做代码背景,结果 W 老师不满意了,于是我就换回了 VSCode,用的 EvaTheme,mgt 推荐的,着实好看,还有 Fira Code。关于编译环境,我因为编译环境问题(DevCpp GDB 支持太差),不到万不得已不用 gdb 调试,一直用 luogu IDE 进行输出调试。每次写完代码,都扔到 luogu IDE 上运行。

闲杂的事情就谈到这里,如果还有想起什么,之后再补充吧。

有关去年暑假开始前的 OI 生活,我并没有什么印象。只记得在 NOIP 2017 中拿了 40 分,18 年年初的所有校内比赛基本都爆零,在 SCOI 2018 中拿了 40 分——当时我连树状数组都不会打。三月高高兴兴去电子科大参加比赛,本以为能基本 AK,结果爆零。现在想来也应该,那时的我基本什么都不会,所有的进步都是在 18 年 7 月放假之后开始的。

其实那段故事也是一个教训,是操之过急的后果。因为选手水平不一,我早早地跟着其他的选手学了很多省选知识点,包括 LCT,FFT,网络流,DP 优化等等,然而联赛知识点都不熟悉,何谈省选?代码能力不足,思维能力不足,仅仅学会无数的知识点,却不会使用。

四月,我开始进行专题学习。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对线段树和 DP 莫名恐惧,可能是因为所有的 DP 题都做不出来,导致我直到联赛前都害怕 DP 题(其实现在也有点)。也可能是因为曾经被线段树难题虐爆,我也迟迟没敢学习线段树,现在想来其实很可笑。我组织大约三十道题,包括 wuvin 处传下来的线段树题,一道一道开始做。在线段树的学习中,我发现自己善于总结,从几十道线段树题中抽离出数据结构题的套路以及本质,也总结了不少主席树,树套树的题(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我应该专注于联赛)。五月,我开始做 DP 的专题。幸运的是,最终联赛我并没有翻车在动态规划的题目上(D1T2)。

六月七月,学校开始集训。

自此,“OI 与我”的故事已经结束,而 intro 则是那场考试,后来的日子,我将其命名为“五彩斑斓的 OI”。

五彩斑斓的 OI

不论是我初中的文化课的技术爆炸,还是高中物理的学习的提升,都源于某一次考试。初二下时有一次,我考了年级 20 名,自那次之后,我的成绩便突飞猛进,高中物理学习也是如此。有一次周考,我莫名其妙考了满分,从那次开始,我的物理水平一路飙升。

mgt 的那句话我很赞同,努力学习,并且接受反馈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而成绩的步进是一种良性循环,从考好,到高兴,到虚荣心驱动自己再次想要考好。虽然我并不乐意承认,偶然的一次考好是我进步的直接原因,但是这的确是我在”看山还是山“时期的回忆吧。

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好运气,也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一次偶然考好的机会。成绩的测量是客观的,尽管有其不准确性。从成功的原因中抽离出核心的话,我认为是”自信“吧。许多人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但我认为,自信引导的成功并非不可复制,在我身上,已经被 ctrl + v 三次了。

六月一次,似乎是因为难得的早睡,起床后的状态特别好,早早地来到学校和 JZO,LPA 打了招呼,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个小时。那天想必是天晴吧,不然我也不会有如此好的心情。就连老师过来宣布”今天要考试“都似乎不算什么了。老师把成绩单放在网上时,我颤抖地点开,却发现 XZK 的名字位于第二行,第一行是万年满分的 std 同学。那次考试我拿了 240 分,是我第一次上 100 分,是我第一次上 200 分,也是我第一次拿全班第一。与往常不同,我没有在意我是否能完完全全地做起每一道题,而是去在于我能否拿更高的分,果然,每道题都没有拿全分,但是每道题都有 80 分。

全班第一,全班第一,这个名词现在听起来其实很残酷,也很可笑。

为何可笑?其实我当初并不是全班第一,因为班级分为联赛班和省选班,省选班的同学都在楼上自习,我仅仅是联赛班第一而已。当 W 老师在班上问我,你是否要参加省选班时,我选择了联赛班。也是那次选择,代表我降级了梦想。如果在那时选择省选,就代表我要放弃之后的文化课学习,冒极高的风险,再停课大半年。我本认为,面对青春年华无需考虑”风险“二字,仅需委心任去留,但我终归面对了现实,那个曾经仰望星空的孩子也低下了头,为自己以往的颓废、错误的学习方法道歉。我至今无法接受我当初的选择,但是,如果如今的我再次面临相同的选择,我依然会选择面对现实,人往往会面对此类冲突,我让步了。

为何残酷?在最后,联赛班的同学一起补文化课时,我了解到,联赛班最终只有四个人拿到了一等奖。我,JZO, 还有两个我非常反感的同学。其中一个,每天电脑开机便是游戏,集训期间每天的游戏时间超过六个小时,而每天除考试外基本不会做题。另外一个,与前者同流合污,不谈他不善交际的问题,脑子里随时缺了一根筋,话里带刺,每次考试只要题简单,并且容易错,他的题目就会出现”文件错误“,我可以带着恶意猜测,他是怕做不对题被骂才故意改错的文件名么?不仅如此,他也满口不离游戏,每次玩游戏被逮的都是他。不怕得罪人,我可以愤慨地说,可怜那些努力却没能拿到一等的同学。但 OI 确实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智力竞赛,人生无常。但是 OI 终归不是人生,以智商在 OI 中取胜,不代表能在所有的竞争中胜出,漫漫长路上,人格与人性才是成功的决定性因素。OI 中失利的同学们,请看向前方。

故事继续。

让我印象深刻的有一次下雨,碰巧,父亲出差,没法送我去学校,我只能和母亲两人坐地铁去学校。母亲也在市中心上班,离学校很近。出发时雨还不大,直到我下地铁,走到地铁口,我才发现不对劲。雨水哗啦哗啦从楼梯上淌下来,排水道里滴答滴答的雨滴声和流水声混杂在一起,有不少没带伞的年轻人在门口等待着雨变小。我带了一把大伞,母亲则是因为怕重随身带着一把太阳伞。在老天爷发威时,太阳伞当然不管用。没等走五步,母亲的伞已经翻着断了,我只能和她互换。那太阳伞也太可怜了,在大风中毫无作用,我将伞贴在身上倒着御风而行,周围全是湿淋淋的上班路中的年轻人们,被大风大雨吹打地毫无形象可言。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学校的,反正当我踏进教室时,浑身都在滴水,出发时被我寄以厚望的篮球鞋也里里外外湿透了,要知道,这鞋子常在雨中走,却从未湿过袜子。托坐在最后一排的福,我那天整天是脱了鞋子踩在地上考的试,尽管旁边的学长看到我脱鞋,尴尬地对我笑了笑。顺带一提,那天的考试也算顺利。

再之后呢?时长一个月的集训也结束了,我回到家。坚持着每天做题。

再之后就是电子科大的集训。那段时间承载着我 OI 期间最美好的回忆,有泪水,也有奋斗。最幸福的不过是每天放学后买一杯奶茶,回到酒店里打 OSU,然后出去吃顿香香的黄焖鸡,接着回酒店写代码。酒店里看不到电子科大。夏天是成都的雨季,今年也一样。那段时光被我放在了“NULL”中,有缘的读者应该能看到吧。18 年的夏天是我的 Summer Pocket,是最珍贵的宝物,而我现在也已经写尽了我脑中的那段时光,无法在思绪中剥离出更多的细节和故事。离开“鸟白岛”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舍,转眼就是金秋九月。

回到文化课的班上,又要和班主任斗智斗勇了。第一次斗智斗勇是四月,省选前,班主任不允许我停课,而我非要停课,经过一番对峙,还算达成了和解,他最终允许我带电脑到学校去学习,并且允许我去机房。他不同意我停课,很大程度因为他班带的班上很少有竞赛一等奖的学生,他也不相信我能拿到竞赛一等奖。任何学生都无法和他讲理,他认为自己是绝对正确的,就算你能写出陈情表都没法说服他,唯一能动摇他的,就是利益,和极高的成功的可能性。但是这里我要提一句,这里所指的利益,不是他的利益,而是我的利益,他说到底是一个负责任的老师,只是负责任的方式不太令人赞同罢了。我截图下我所有的成绩表,挑选其中考的比较好的打印给他看,不断陈述自己搞竞赛搞好的可能性之高,并且描述竞赛搞好后有多少优惠,经过一番辩驳后,他最终同意我在国庆直到联赛停课。第一个月的文化课学习还算顺利。十月,停课正式开始。

停课生活并没有什么很精彩的故事,也和暑假的集训期间相同,到校,睡觉,考试,评奖,考得好就继续刷题,考的差就开始颓废。晚自习看看漫画,看看轻小说,十点回家后听听歌,十一点睡觉。这便是我停课期间的日常。

但是如果仅仅描述就很无趣。

就如同我 OI 的排名是全国 1k 多一样,数字有多大,就含有多少故事,多少泪水。如果学校仅仅是拿数字出去宣传,就淡化了这个数字的意义,教育学生变成了++i,青春被抽象为了数字 1。数字是 OI 中努力的附属品,而不是 OI 的一切,分数也同样。384 不算高分,失误也不少,但是 384 等于我的图论总结,我的 DP 总结,等等等,还有我的 OI 人生之和,NOIP 考试过程中的激活的每一个神经元都是我 OI 集训期间的一段时光,都是我的青春。那参考的 OI 人数,每一个 1 都对应一个人,对应一个颓废的人,对应一个聪明的人,对应一个努力的人。OI 不仅仅是我的青春,是全中国,全世界千千万万 OIer 的青春,OI 如此有魅力,也是因为此吧。停课期间的每个“day x 总结”也一样,“最终集训”文件夹中的上百个文件,每个文件都对应我的一段时光,对应着我的努力和泪水,在此角度下,文件也不再仅是对硬盘中二进制数据的抽象。

再次踏入 UESTC 集训期间的楼时,已经是三个月后了,踌躇满志地打开 IDE,面临最终的挑战,要说紧张也难免,但是激动更胜一筹。那天晚上,我看完了 PA 三部曲中的 Tari Tari。

迈出 UESTC 校门的时候象征着我 OI 时期的终结,并没有多少波澜起伏,就这么平静地结束了。在集训期间我少多次恐惧那一刻,但是真到那时,那份恐惧也涣然冰释了。和同学们最后吃了一次饭,便挥手道别。

OI 再见。

人 & 人

这段很难写。

我之前描述的都是基本完全从我个人角度出发的故事,是独奏,接下来就是合奏了吧。

OI 期间最精彩的,便是我认识的那些人了。

这份后劲至今还留存着,我在退役后大半年又因为 OI 认识了 ioa 姐,一个很有趣的人。他和我喜欢的作品也类似,爱好也类似,这是缘分,他们是 OI 留给我的礼物,他也是 HH 留给我的礼物吧…

如果你在现在询问我,我当初选择 OI 后悔么?我定会做出与广大 OIer 相同的回答——不后悔,这不是废话么。不光是感谢 OI 给予我的时间,更是感谢 OI 给予我的那些朋友。

所谓“网友”的关系,也因为 OI 变得不同。

17 年 8 月,中考失利,我出远门旅行。当时我还是个东方众,于是就因为同喜欢东方,并且同学习 OI 认识了 LR 和 mgt。我正巧发现他俩也认识,就把他们拉进了一个群里,当时群里就我们三个人,每天一起聊天,刷题。

但是说起来,我最早认识的其实是青蛙子吧,因为我记得我和他谈过“马上就要体考”的话题。那个小群转眼间变成了我的精神寄托,开学后,我一拿到手机,第一件事就是打开 TIM,和他们聊上两句。渐渐转向十一月,OIer 们毕业的日子。mgt 拿了一等就退役了,我觉得很可惜。LR 则失利。只拿了一个二等奖。我三等奖都没拿到,想着反正才学习了几个月,也没有感受到压力。

某一个周六集训的早上,我在 github 关注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 id,“q234rty”,$q \uparrow 2 \rightarrow 3 \rightarrow \ 4 \downarrow r \rightarrow t \rightarrow y$,居然是键盘上连着的一串,我想,这个人有点个性。于是点进他的 github 主页,也没怎么在意,就继续做题学习了。直到后面有一天,我再次点开了他的 github 主页,并且找到了他的博客,一看,这人怎么这么强啊?!拿了那么多牌?还参加了 NOI?分数这么高?我才发现我的 github 关注中居然有如此的神仙,正巧,那时找到了他的 qq,我就加了他,我那时的 qq id 和 github id不同,他居然认出了我。之后,我一直背着群里的各位叫他 q 姐,并且问他 OI 学习的问题。后来认识的就是 HH 了吧。我不太记得请我是怎么认识 HH 的,可能是看到他在我的一篇博客下的评论吧,我也是这么认识 ioa 的。刚认识他时,他才学 OI 不久,很多代码都调不来。没想到今天都已经参加 NOI 了,我还是颇为感慨。再后来就是纸夜姐,jjj,纸夜姐、jjj我都是在网易云上认识的,我也记不得为啥我当初要拉他们到群里去,总觉得这是天意,总之结果是,我们都相处的很不错。

这里我本想写很多我们之间的事,想想最终还是决定保留在心底,所以”人 & 人”篇会显得有些不完整。

时过境迁,LR 和 mgt 都已成了大学生,我,HH 和 ioa 都成了高三学生,群里也基本不会聊算法了。这个小群已陪伴了我快两年。

在我写这篇文章时,HH 已经绝笔了吧,我为曾有这样一个朋友而自傲,同时我也恨他。

不知道你们看到这段会怎么想。

总之,谢谢。

后记

写了三个多小时,总算把这份长久的遗憾给弥补了,虽然有许多不满意的地方。

现在是 2019/7/15 10:45,火车正行驶在陕西境内。离北京还很远,希望这次旅行能够顺利吧。